ShowMo's Studio
關於部落格

販售會 - CWT25報名中

Mother本企劃

04/19 - TRPG第三話更新

04/12 - TRPG第二話更新
  • 2866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RPG]索拉米德亞-消失的龍之王城VOL.002 [ 山怪 ]

冒險者公會裡面只有兩三個人,櫃檯只有一個小姐當班 有個金髮的男子站在櫃台前面正在畫押 「希瓦!」洛森興奮的大叫,不過這名男子回頭時並沒有特別高興的表情 「你跑哪去了…」希瓦甩著一頭金色的頭髮,與洛森比較起來顯得高大許多,洛森一見面就不斷的跟希瓦講關於任務的內容,讓另外兩名隊友感覺有點不自在,西瓦注意到了 「洛森,他們是?」 洛森就開始自顧自的開始介紹蘭斯洛特跟李,希瓦則風度翩翩的開始自我介紹「我是跟洛森一起旅行到這個城市的,昨天一到這個城市時因為私人因素處理了一點事情,叫我希瓦就好了,希望可以互相幫得上忙」說玩擺弄了一下頭髮,感覺得出這個人對自己的自信 「多認識一點人總是好的,說真的我們也是昨天才認識的,既然一樣是旅行者就多多指教了」 「希瓦人很好的,不會有問題的!」洛森依舊很活潑的說著 「不要忘了來這的目地阿」李一邊說著,走到櫃台 『有什麼事嗎?』 「請給我一張德拉市的地圖」 地圖是一張羊皮紙用墨之在上面描繪本城市所有的建築物的相對位置,看到地圖上一大片田地,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 「對了,請問農田那裡是不是有山怪出沒,請問有沒有打倒山怪的任務呢?」 『是的,不過會危及生命的任務我們不會提供給尚未登記身分的旅行者,由於旅行者的任務必須又冒險者工會給與負責,基於安全不建議旅行者接會危及生命的任務』 「真是死板呢…」李對於冒險者公會的規範似乎感覺有點不耐煩 洛森看著不斷的改變的看板,心想著(這到底是怎麼運作的呢?) 這時候看板浮出了幾個任務:徵求收割男丁 「小姐,這個任務是什麼呢?」 『由於農田北方傳出山怪出沒,有不少男丁失蹤,因此農田缺人手,農夫們指示,酬勞不多,不過可以提供吃跟住』 「如果我們在協助收割的時候遇上山怪,並且將牠打倒,這樣會拿不到酬勞嗎?」希瓦撥了撥頭,對小姐使使眼色 『基本上酬勞是由農民所提供,冒險者公會提供的是一種保障,如果任務有提及會危及生命,冒險者公會有義務保障冒險者的生命,山怪目前認知只會在夜晚出現,收割其實並不會有生命危險,因此冒險者工會不會提供生命上的保障』 「就是說冒險者工會比較像是保險囉」蘭斯洛特說 『是的,要是在任務中喪失生命,冒險者公會會以全力給予復活的機會以及賠償』 「這樣阿」李與希瓦似乎再打著什麼算盤,另外洛森看見看板上新增了一項昨天沒有看見的任務:藥草店的列拉,尋找失蹤愛犬,獎勵金500金幣 「這個任務,昨天好像沒看到,會不會才剛失蹤,剛失蹤的會不會比較容易找到」洛森探了探看板,興高采烈的說著 「人家說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搞不好真得是個賺錢的機會呢」 『列拉先生的店就在北方雕像的正對面,您有地圖嗎?我表示給您看』小姐在蘭斯洛特的地圖上畫出了烈拉的店的位置 『列拉先生的寵物似乎在昨天晚上失蹤了,今天一大早就跟冒險者公會提出協助,這隻狗對列拉先生來說是相當重要的寵物呢』 「這個寵物有什麼特徵嗎?」 『詳細內容列拉先生希望可以直接問本人,列拉的店等一下應該就會開始營業了』 「等一下去問問吧,剛失蹤的應該會比較容易被找到」李搔了搔頭,似乎有點沒睡飽 「也對,那過去看看吧」 走出了冒險者公會,朝著地圖所話的方向前進,現在剛趕上許多店面正開始營業的時間,街上好不熱鬧 走到了地圖上所指的雕像處,看見對面一家相當大的藥草店正準備開始營業,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正將看板立了起來,那是一株三葉草的雕刻,象徵藥草奇蹟的符號。店面以白樺木所建成,簡單的構造更顯出藥店的精緻,玻璃櫃裡充斥著各種玻璃瓶,五花八門的藥水正在釀製著。 看見工讀生走了進去,將門敞開,似乎是開始營業了 「似乎開了,走吧」一行人進去了藥店,看見剛剛在門口的工讀生正站再爬梯上,似乎有點驚嚇到的樣子 「痾!歡迎光臨,店長!有客人喔!」工讀生整理著架上的藥品與書籍,對著裡面喊著,並且三不五時的回頭看著這群人 裡面走出了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眼看已經是個六七十歲的老人了,卻還是相當的有活力 『你們需要什麼嗎?』 「您就是列拉先生嗎?」 『就是我,有什麼事嗎?』 「我們是從冒險者公會那聽說您正在尋找您的愛犬,想過來了解一下」 聽到這個,列拉露出了相當擔心的表情 『拉特是我培訓來協助我找尋珍貴藥材的寵物,他靈敏的嗅覺真的幫了我不少,加上我年紀大了,晚上視覺並不好,牠也是帶著我出入森林的好夥伴,一般來說都不會離開我超過兩公尺的才對…(嘆…)』 此時蘭斯洛特感覺到一種視線從背後投射過來,頓時回頭一看,看見工讀生緊張的回過頭去,蘭斯洛特靠近工讀生 「有什麼事嗎?」 『沒…沒有』 蘭斯洛特總覺得這個工讀生好像怪怪的,彷彿有話想說的樣子 『他叫做可納,已經在我這工作好一陣子了,比較內向一點,應該只是好奇罷了,平時來我的店裡的很少有像你們這樣穿著的客人吧』列拉對蘭斯洛特揮揮手說著 蘭斯洛特看了可納一眼,回頭繼續詢問列拉 「洛克有什麼特徵嗎?」 『他身上有流線般的橫條紋,這在狗的品種裡面比較罕見,而且他喜歡吃蔬菜,不吃肉』 「吃素的狗!?真是稀有!」洛森驚訝的說著 『可能因為這個因素吧,所以對植物的氣味特別敏感』說完列拉又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失蹤的情況可以描述一下嗎?」希瓦一邊注意偶爾回頭的可納,一邊問著 『昨天晚上,我跟拉特去北方的森林想找點特殊的藥材,突然間洛克好像非常的激動,就往森林深處跑去了,丟下我一個人在森林裡面,拉特這個行為非常的奇怪,因為他從來不會離開我太遠』 「北方的森林?跟山怪同樣的地方嗎?」李似乎查覺到了什麼 『山怪?我不是很清楚山怪在哪個方向呢?大約再面對委特拉男爵的宅邸右邊的地方』李馬上將地圖拿了出來 「好像跟我們昨天看到山怪的地方差不多」 (看樣子跟山怪有點關系…)一行人這樣想著 「我們大概有點頭緒了,會去調查看看,有什麼情報會跟您說的」蘭斯洛特對列拉說著,轉身準備離去,離開時看了可納一眼,總覺得這個人好像怪怪的。 一行人走出了藥店,外面開始下起了小雨,快步來到了雕像旁的小酒店,白色石柱的雕像刻畫著神話故事,小酒店依著石柱排放著木頭桌椅,顯得優雅大方 『歡迎光臨,今天天氣真討厭對吧』店長一邊搖著酒杯一邊說著『要不要喝點什麼呢?』 「剛剛那個工讀生,有點奇怪」蘭斯洛特點了一杯啤酒盯著藥店面門口說著,那個工讀生好像躲在門口裡偷看 「我也這麼覺得,不過他會跟失蹤的狗有關嗎?」洛森說著「搞不好他對我們之中誰有意思呢!」 「不要講這麼恐怖的事情…」希瓦打了一陣冷顫 「我覺得我們可以先去查查看山怪,可能那些失蹤的人、還有失蹤的小動物都有點關系」李說著,其他人點了點頭 「我們今天晚上去調查農田吧,先去準備一下」 蘭斯洛特示意有點私事要辦「我們傍晚這裡集合,各自準備需要的東西吧,可能會有點危險」 雨中的城市顯得灰暗,雪白的建築似乎都染上了一層薄灰,讓城市有種迷濛的詩意,路上的行人顯得稀少了許多不過有些店面依舊營業著。 雨中的天色暗的比較早,蘭斯洛特、希瓦、洛森、李陸陸續續到了小酒店,披上了黑色的披風「走吧」 「等一下」希瓦看著藥店的方向「藥店那裡好像有點動靜」 雨中依稀的見到工讀生替列拉打了一把傘,並且將店收了起來 「那個可疑的工讀生出來了,要跟嗎?」洛森說著 蘭斯洛特思考了一下,看著其他的人,點點頭 路上幾乎已經沒有了行人,雨似乎又稍微大了一點,能見度略顯的有點低 一行人相隔一段距離跟隨著列拉以及可納小心行走著,不時的躲藏自己的形象,看著可納帶著列拉在一家小酒店前面停了下來,並且送列拉進屋,之後就獨自離開了 蘭斯洛特偷看了一下小酒店,裡面人聲鼎沸,似乎只是一般的小酒店 「怎麼辦?」「繼續跟著工讀生吧」 看著可納繼續往前走,發現這一帶昨天似乎才來過 「前面那裡不是耶蘿小姐得住處嗎?」「噓!…」一行人屏住氣息,看著可納繼續往前走 經過了耶蘿小姐的家,緩慢的走過了橋,往農田走去 「他果然有問題…」蘭斯洛特壓低聲音說著 可納緩慢的走向田的中間,一間很多棟房子併成的農舍,用鑰匙打開其中一扇門,進去了一間屋子 一行人走向了農舍,依舊有許多間房屋燈是亮著的 「怎麼辦…現在過去被一般人民發現的話也太可疑了」 「下雨天,應該不會再出門了吧…」 一行人謹慎的靠近可納的房屋 「不要太多人過去,會打草驚蛇,我在這注意山怪的位置吧」希瓦趴再靠近農田的地方,這個位置如果有居民出現也不易發現,然而洛森也躲在不遠處 蘭斯洛特示意要躲在窗戶的縫隙下,李則躲在房屋的轉角處 雨稍為變弱了一點,不過天色已經全黑了,居民陸陸續續都熄燈了,只有可納的房屋還有一點光線 蘭斯洛特示意要從窗縫偷看一下內部,發現室內構造非常的簡單,屋內擺著兩張床,一張桌子,書桌上只有幾本書,一盞油燈,其他什麼都沒有,而可納則靜靜的在書桌上寫著東西,寫了一陣子後,也將油燈吹熄了。 (看起來不太像有密道的地方…)蘭斯洛特想著 (要不要潛入?)李示意著,李的神情顯得有點疲憊 蘭斯洛特搖了搖頭,這個時候從洛森得地方丟出了一顆小石頭打到李的旁邊,李回頭一看,看見洛森跟希瓦指著森林的方向,定眼一看,似乎有點紅色的微光再浮動著 山怪出現了! 李對著蘭斯洛特示意了一下,趴進了田野中,朝著希瓦他們靠近 「靠近看看?」 希瓦抓著自己腰間的武器,點了點頭,此時蘭斯洛特也靠了過來 「互相支援慢慢的靠近,至少要知道對方是什麼東西」希瓦安靜的往前行進了幾公尺,到了一個田間徑道的邊邊,躲在一個矮樹叢後面,紅色的光點似乎比剛剛近了許多,從光點行動的方式來看,不太像野獸,比較像是許多人型的生物… 此時希瓦的後面突然發出了一陣聲響,希瓦回頭一看,發現洛森跌了一跤 「我的天阿…」 此時紅色的亮點似乎發現了,並且感覺有點慌張,希瓦將架在手上,隨時應付狀況,蘭斯洛特與李依舊躲藏在不遠處,見機行動 『你們是誰?不要再靠近了!』 很小的聲音從希瓦的腳邊發了出來,希瓦嚇了一大跳,差點一刀劈了下去 「你又是誰?」 『我們是冒險者公會派來調查山怪的』說完嘆了一口氣,一名男子從草叢中站了起來 「你想幹什麼!」希瓦架起了刀備戰 『收起來吧,你看』男子指著森林,那裡已經沒有任何紅光了 『剛剛那個搔動讓山怪逃走了』 『你們應該沒經過冒險者公會自己擅自來調查的吧,太莽撞了』男子插著腰說著 希瓦顯得有點不高興「我們只是被委託來找尋失蹤的動物,覺得可能跟山怪有關所以來調查看看」 『反正太危險了,不要繼續調查山怪了比較好』 「你這樣講我們就會離開嗎?」 『你們沒有任何準備,對山怪又不了解,只是去送死罷了』 「你們又了解多少呢?」 『你們剛剛也有看到了,山怪其實是人形的,我們懷疑根本就是人類,而且每當山怪出現的時候,似乎會利用一種閃光的東西將人弄消失,我們有一名隊友身經百戰,依舊毫無預警的失蹤了,這樣你們還會覺得自己不會送命嗎』 「也有可能是你們自己的問題呢」 『反正我也無法阻止你去送死,至少我看你目前狀況絕對是準備不足,你想送命就隨你吧』 說完做了個手勢,大約六七個人從前方的田地裡陸續出現,消失在森林之中 希瓦瞪了洛森一眼「現在呢…」 洛森有點害怕的說「我覺得我們先回去準備一下會比較好,剛剛我完全都沒查覺那些人都躲在這裡…應該都是箇中高手」 「山怪也跑走了,不然我們明天直接衝森林內部怎麼樣,搞不好可以查個蛛絲馬跡」蘭斯洛特嘆了一口氣,看著可納的屋子「一定有問題…」 「我們先去教堂睡一覺吧,我感覺有點不舒服…」洛森臉色不太好的說著 希瓦第一次來到了教堂「真漂亮的彩繪玻璃,如果一次衝破一定很壯觀」 「你賠不起的…」蘭斯洛特睥睨著希瓦說著 微微的星光照射下來,剛好教堂正在練習周末的唱詩,平時只看的到廣場的室內裝潢,因為廳點滿了燭火的主大廳,顯得金碧輝煌,原來大廳中間有一尊金色巨大的金龍.以爾.索拉的雕像,反射燭火顯得閃閃發光,勳香在教堂四周浮動著,悠悠的精油相讓人感到沉醉,四周修士們唱詩的樂音,顯得相當的莊嚴,排椅上坐著許多禱告的人,有冒險者也有一般居民,以爾.索拉手握著天畔之劍,嚴肅威武的神情,看著天畔之劍的方向,三面巨大的彩繪玻璃,如果白天一定顯得很漂亮。 洛森與其他人已經找一個角落睡著了,留下希瓦一人在教堂四處看看 「真漂亮的雕像阿…感覺很用心呢」希瓦看著以爾.索拉的雕像 這時有個正在擦拭雕像的修士說了 『是阿,據說這個雕像的年紀非常的悠久了呢,有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為了一睹這個雕像的莊嚴特地來到德拉市呢』 「真的阿」 此時另一個修士也過來了『你不是之前才說在這裡看到那名奇女子不是嗎?搞不好真的是女神下凡呢』 一聽到奇女子希瓦的耳朵就立了起來「什麼樣子的奇女子阿?說來聽聽吧」 『那名女子真的很美,一頭紅的有如火焰一般的頭髮,在月光下好像在燃燒一般,雪白的肌膚,批著一塊破碎得布料,看著以爾.索拉的雕像不斷的流著眼淚呢,那畫面真的太美了,她一定是女神下凡』 「!」希瓦一聽到,臉色大變,馬上搭住修士的肩膀「火紅色的頭髮!?你確定你沒有看錯嗎!?她在哪裡!?還在這裡嗎!?」 『沒...沒有...我想說下去拿見乾淨的長袍給她穿…一上來就沒看到了…』 已經不在這裡了嗎… 「她來過這裡…為什麼…要流眼淚…」 希瓦不斷端詳著這個雕像,似乎都沒找到什麼線索,拿起口袋裡的一隻耳環,握在手中,對著神像,一個名字在嘴中呢喃著… 「法蓮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