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Mo's Studio

關於部落格

販售會 - CWT25報名中

Mother本企劃

04/19 - TRPG第三話更新

04/12 - TRPG第二話更新
  • 286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RPG]索拉米德亞-消失的龍之王城VOL.001 [ 德拉市 ]

世界各地的冒險者齊聚在這,不外乎就是為了找尋情報以及賺取盤纏,德拉港口是以爾索拉的第二大港口都市,是旅行者初次來到以爾索拉必定造訪的城市,在進入到首都耶爾市之前,會先經過此地,旅行者初次來到這裡,大多都被城市精美的建築所驚嚇到,鄰近藝術之國尼威斯的德拉市,居民對於生活品味的要求相對的就比較高,沿著清澈蔚藍的運河兩岸的雕花建築,是以白石灰以及堅硬的橡木所建造的,在陽光下發出雪白的光芒,與清澈的運河,深邃的藍天,連接到傳說中水晶女神沉睡的珊蒂絲海,就算一般收入的居民所居住的泥灰長屋,也以具有特色的方式互相連接著,而頻頻經過得木橋,華麗的五辦玫瑰雕刻總是會吸引遊客的目光,兩旁水耕花店將石花盆放置在運河淺岸,就直接在河面上賣著五顏六色的水耕鮮花,讓船可以直接進入大廳的船泊旅館,以及將桌椅放置在水高到小腿深度的親水酒店為此城市主要的風情。 當光線照耀在天畔之劍時,居民就開始一日的生活,這是一個民族融合的國家,不過行人還是以為數較多的人類為主,路上居民步調優雅以及以各種管道取得的特殊奇珍異獸的寵物,華麗而且雅致的都市風采,又以港口商業為主,因此有許多有品味的商人居住此地,每周有一天會在廣場舉辦市集,每個季節最後一周為珊蒂絲市集祭典,整個城市就是巨大的拍賣市集,每家人都會在自己家門口擺起攤位,有不少寶物會在這些時候拋頭露面。 『請在此留下你的畫押』冒險者公會的櫃檯小姐對這幾個剛來到城市的旅人說明在本國的注意事項,冒險者公會巨大金屬雕花的招牌、白到發亮的大理石建築、整面玻璃的天花板,不管是誰都會停下來看這棟高貴大方的建築,四交叉星芒的寶劍是冒險者公會的象徵,自己會更新內容的布告欄,以及利用畫押記錄旅客的資訊等等這些不為人知的技術,證明了冒險者公會的技術與地位。 『如果想要居住在本國,或者希望有比較高難度的工作機會以及獲得比較深的情報跟福利,必須要在本國確認以及登記身分證明,剛剛您的畫押這份證件只是本公會給您做為臨時工作的證件,只有委託人才可以開封,不然的話本文件就會失效』櫃檯小姐一邊說著一邊將剛剛畫押的文件捲起來,並且蓋上一個火漆印,櫃台前站著初次造訪此地的四個旅人,再詢問關於在此城市生活的條件 身分證明,在各個國家之間旅行的冒險者,由於大多沒有一個固定的身分,這對於國與國之間處於緊張氣氛的卡莉雅大陸來說,開放旅行者遊經此地是相當高風險的行為,因此冒險者公會跟各國之間達成協議,以冒險者公會與各國簽訂統一規格的身分證明,不同等級的身分證明可以獲得的情報與福利相對的不同,旅行者的臨時證明只能同意逗留以及遊覽,如果想獲得任務或者在本地居住,則必須達到各個國家不同的認可證明,以以爾索拉為例,必須有三個條件認可才可申請認證,冒險者公會的臨時證明、守備隊的證明、以及三位在地居民的認可,如果這個冒險者日後有所犯法,同意他認證的所有人都必須負連帶責任。 『您希望接下找尋翠西的工作嗎?請等一下』這個旅行者身高只有少年一般的高度,一頭棕髮的半身人,竊笑兩聲並且自言自語 「趁希瓦不在賺點錢吧」 櫃檯小姐拿出一張品質相當不錯的牛皮紙,上面的文字是用烙字的技術寫上去的『依絲夫人是德拉市領主的夫人,再一次典禮的宴會裡她的愛寵翠西跑掉了,她的侍衛以及隨從們已經全部都找遍了卻還是不見蹤影,這隻貓有個很奇特的習慣,會躲藏再陰影之中,酬勞為面談,就依絲夫人的口吻她會大大獎賞找尋到的人』 旅行者問「牠有什麼特徵嗎?」 『牠全身是黑的,眼睛為一隻綠色一隻金色,在夜晚眼睛會發光,這張圖是依絲夫人親自發出的找尋傳單,請收下』 旅行者接下了牛皮紙看了一下「痾….」 『圖是依絲夫人親自畫的』 牛皮紙上畫著一坨疑似有尾巴而且黑壓壓的毛線團,旁邊寫著特徵 「是貓嗎…」 『其實我也沒親眼看到過,這個委託已經有一個月了,現在還是有效的』 旅行者點點頭,再一次看著那張牛皮紙,小小聲的自言自語 「我想我大概知道找不到的原因了」 櫃檯小姐接下旅行者的卷軸,將捲軸的火漆印轉印在一個印台上,彷彿記錄什麼東西一般,旅行者看著這些從沒見過的技術看得一愣一愣的 「這隻貓有什麼喜歡的食物嗎」 隔壁櫃台似乎詢問了跟自己的任務有關的資訊,那是剛剛進門時看到的旅人,好像叫做萊因哈德還是什麼的,不管他,走到任務看版前面等待有沒有新的任務進來 『牠喜歡吃一種非常昂貴的魚,這種魚一般人應該沒有辦法取得』 發現另外兩個櫃台小姐好像跟我面前這位好像是三姊妹 「不過誘餌的方式應該早就用過了,也是不會有成果的」旁邊經過一個面容消瘦的青年,介入了對話,應該也是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旅客吧 「叫我李就可以了,你也想接這個任務嗎?」萊因哈德打量一下李 「剛剛聽說依絲夫人為了這寵物都花了將近三分之一的財產,我想說應該可以有不少賺頭」 櫃檯小姐笑著說『這是相當熱門任務呢,目前有接此任務的人應該有上千人了』 「剛剛那個小鬼也有興趣嗎?」 萊因哈德轉頭看一下正在看任務看版的棕髮半身人,走過去說 「洛森你也有興趣嗎?」 棕髮半身人回頭看一下萊因哈德,又看一下傳單 「是貓…嗎?」 「我要購買…這個城市的地圖」這個黑髮藍眼的旅人斜眼看著其他三個,臉上的疤感覺出似乎有一段滄桑的過去 「耶蘿小姐對吧,謝謝」說完就往門口走 李這時又走回櫃台 「我可以得知目前關於找尋的所有任務的情報嗎?」。 冒險者公會內部裝潢非常的簡單,室內大約可以容納到三四十個人,有8跟梁柱直通天花板,天花板是整塊的全透玻璃,陽光會直射內部但是室內依舊還是相當的涼快,傾斜的造型感覺就是別有用意,大門旁邊就是任務看版,放有幾張圓桌跟涼椅,約有八九個人或站或坐著在室內休息或是等待任務 「找尋情報有限,人多總是比較好辦事」李靠近桌子挪張椅子坐了下來,洛森跟萊因哈德也圍在桌子旁邊 洛森探頭探腦的四處張望著,看著這個建築物的設計,注意到離他們不遠處有個年約40幾歲的大叔,銳利的眼神感覺就是歷經風霜的感覺 『初次見面的人還是不要用探測的眼光看人比較好吧』大叔很敏銳的感覺到洛森的視線,回頭看著洛森 「痾…抱歉」 萊因哈德說「見面也是緣分,我們去對面得小酒店喝一杯吧,我請客!」 「恩….我想希瓦應該快回來了吧」洛森心想。 Take2 小酒店簡單的裝潢以大方和諧的配色以及講究的雕刻感覺這是一個相當有品味的小酒店,店內最大的特色就是坐位有分岸上的跟水面上的兩種座位,利用河岸傾斜的地型建構出梯型的地板,有一半的地面是浸泡在水裡的,十張餐桌有五張在岸上五張在水面上,店面的外圍用木板做出L形狀的木架踏板,給客人放鞋子以及服務生送料理的通道,雪白的硬木餐桌,與緩緩流動的水藍,加上圍牆以開滿黃波斯菊的木架點綴著,是一個會讓人優雅到忘卻了時間流動的餐廳,餐廳老闆穿著白色的餐廳制服,打的菊黃色的領巾,在吧檯熟練得指揮製作一道道餐點,嚴厲的神色似乎度過了不少風雨,橘黃色直線斑紋的雨棚從河面上延伸到馬路,似乎橘黃色就是這家店的象徵了。 「這家店,感覺不便宜呢…」萊因哈德看了一下四周,似乎額頭冒了一些汗 ﹝這傢伙…﹞李察覺這個男人似乎感覺到不妥,萊因哈德摸了摸自己的褲袋 「痾…….我先去一下洗手間」,再萊因哈德轉身的同時李用肩膀輕輕擋了一下「抱歉」,萊因哈德就離開了餐廳。 「他去哪阿,他剛剛不是說要請我們嗎?」洛森滿懷期待的等著,一說到吃,嬌小的洛森完全就跟一般的小孩沒兩樣,找了個靠近馬路的坐位,坐了下來,李手墊了墊不知到哪裡來的小布袋「他說他去洗手間,不過我看他是不會回來了…」洛森「怎麼說?」 「可能覺得來錯店了,錢不夠所以尿遁了」說著把小布袋放進包包裡,這時服務生走了過來『需要什麼嗎?』 「有什麼特別的嗎?」洛森看著其他人的餐點 『今日特餐有茴香烤雞跟本咖啡廳特釀的櫻花香檳』 「聽起來真不錯,大概多少價味呢?」 『一個人大約只要一個金幣』 聽到價錢兩個人抖了一下 (一個金幣叫做只要?) 李偷偷對洛森說「一個金幣總有吧」 「沒問題啦!請給我各一份吧!」 『謝謝,請稍等一下』,在服務生離開的時候發現櫃台坐著一個眼熟的人 「李,那個人蠻眼熟的」 「阿…好像是剛剛再冒險者公會有碰到面」 「好像也是第一次來這裡的」 「老闆…給我一杯生麥酒」蘭斯洛特剛進酒館就發現好像是剛剛再冒險者公會碰到的兩個人,不過怎麼少了一個,坐在吧檯偷偷的觀察那兩個人的動向 『給你!五銀幣!』五銀幣!?什麼麥酒這麼貴阿!回頭一看桌上咚的一聲放下一個幾乎可以擋住整顆頭的大酒杯,滿滿的生麥酒 「有…小杯一點的嗎?」 『什麼?』廚師瞪大眼睛『我們得生麥酒是全市最好喝的!!是冒險男人就要給我大口大口的灌!這杯還嫌不夠呢!』 「痾…恩…」蘭斯洛特把5銀幣放在桌上,一隻手就把整杯啤酒拿了起來,另一隻手藏在長袍下面,偷偷觀察著那兩個人 「洛森,他剛剛好像在看你呢?」洛森拿著餐具等著餐點過來 「就找他過來吧?他應該也有接任務吧,或許可以一起協助呢」李揮了揮手示意,蘭斯洛特也查覺到了拿起酒杯,右手還是藏再披風裡面,靠近他們兩個 「你們是剛剛再冒險者公會的?」 李看著蘭斯洛特右手一直不伸出來,可能還是有所警戒,為了表示沒有惡意,將背上的巨劍卸了下來放在旁邊的地板上 「你好,我是李順生,叫我李就好了」 洛森看到李的動作,也將武器架在桌子下面 「我叫洛森」蘭斯洛特看著這個外表看起來像小孩子,拿著餐具很雀躍的樣子,跟李也似乎沒有惡意,坐了下來,將長劍跟生麥酒放在桌上 「叫我蘭斯洛特吧」,並且與李握手。 服務生將餐點送了過來,櫻花般粉紅色的香檳裝在水晶杯子裡面,顯得相當的高級,洛森一等到食物馬上就大吃了起來 「蘭斯洛特,你剛剛也有接找尋寵物的任務嗎?」 蘭斯洛特喝了一口酒「有…而且我剛剛去跟委託人連繫,一個叫做耶蘿的女性,不過似乎還在工作中不在家」 「這樣阿…」這時洛森滿嘴食物的說話了「歐咕咕歐咕歐咕咕歐咕…」 「吞進去再說…」洛森一大口將雞肉吞了下去 「蘭斯洛特,你也是第一次到這個城市嗎?」 「算是吧…」蘭斯洛特若有所思的回答「你怎麼這麼快就找到委託人的住家呢?」蘭斯洛特聽到,嘆了一口氣,將地圖從包包拿了出來 「到一個新城市要先收集城市的情報阿…」 「有地圖!?」洛森驚訝的要把雞肉噴了出來 「哪裡有再賣阿?」李回想剛剛冒險者公會似乎沒看到哪裡可以拿地圖的 「要跟她們詢問才會賣給你,你們有什麼計劃嗎?」洛森這時將整隻雞吃完了,他嬌小的身材真看不出可以吃這麼多食物,李看一看外面越來越暗的天氣 「你說耶蘿剛剛不在家,現在差不多應該回去了吧」 「我也這麼覺的」 「那就出發吧」洛森擦了擦嘴,拿起包包準備出發。 摳摳,李敲著耶蘿的家門,窗戶透出了亮光,應該是回家了 『哪位…?』門裡傳出女性的回答聲 「我們是冒險者公會派來的,請問是耶蘿小姐嗎」 『有什麼事嗎?』 「我們接到了關於您在找尋寵物的委託,過來跟您詢問一些問題的」 『這樣啊!請等一下』耶蘿將門打開,那是一個棕色長捲髮年約三十的戴眼鏡女性,似乎剛洗完澡頭髮微濕顯得閃閃發光 『門口不方便說話,請進…』那是一個相當小的單層平房,不過屋頂有很明顯的挑高,屋樑似乎有設計過 「我想請問一下您所走失的寵物」 『如你們再冒險者公會看到的資訊,我的寵物可羅是一隻蝙蝠,顏色是棕色偏灰,翅膀打開差不多十公分的小型蝙蝠』 「請問可羅有什麼主要的特徵嗎?」 洛森四處看著房屋的設備,這個房間的設計相當的特殊,除了有刻意挑高的屋頂以外,這個房間只有書櫃書桌幾個簡單的家具而已,最特殊的地方就是右側有一個階梯櫃,通往靠近橫梁的高處 『最大特別的地方就是可羅雖然是一隻蝙蝠,不過主食是小麥』 「吃小麥的蝙蝠?挺特別的...」蘭斯洛特歪頭想了一下 『雖然我不知道算不算特徵,不過可羅的眼睛在晚上會發出淡綠色的光芒』 「這樣阿…」 「請問您平時都是如何飼養牠的呢?」 『可羅只要一照到陽光就會想睡覺,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屋子裡面』耶蘿指著只著天花板 『可羅主要都住在屋頂的橫梁間,我將屋子的閣樓改裝成飼養可羅的空間,讓牠可以在屋子裡面自由飛來飛去』 洛森看了一下橫梁旁邊有掛著一個飼料盆,應該是給可羅的,盆裡面的飼料很新,看樣子女主人還是天天有再更換飼料期待哪一天可羅會回家 『一個禮拜會有一到兩次我會帶可羅出去遛遛,不過可羅不是在我帶牠出去的時候不見的』 「可羅是什麼品種蝙蝠阿」 『不是很清楚呢,這個城市有很多寵物都沒有分什麼品種的』 「您飼養多久了」 耶蘿斜著頭『恩…有五年了,大約是一個多禮拜前失蹤的』 「有喜歡或討厭什麼東西嗎?」 『牠喜歡吃小麥,在陽光下會顯得很沒活力』 洛森走了下來,蘭斯洛特拿起自己的行李「那就交給我們吧,有消息的話我會通知妳」 耶蘿道了一個謝『白天我都會再藥店工作,過了噴水廣場北邊的石橋看到的第一家藥店就是了,或者你們在冒險者公會留言也可以』 「恩…打擾您了」 大馬路上已經幾乎都沒什麼行人了,只有幾間住宅還有微弱的燈光,跟營業到比較晚的小酒館。 「恩…有什麼打算嗎?」 「這裡好像有麥田,我們去看看吧」蘭斯洛特看著四周漸暗的火光,這個城市的人似乎都很早就寢「應該還有人醒著吧…」。 根據地圖走到了農田,只看到一間還有燈光的建築,仔細一看是一間比較簡陋的酒館,裡面大多坐著農夫或者獵人,蘭斯洛特四處看了一下,這間酒店設計相當的純樸,木材大多都保留了原本的紋路跟顏色,桌椅也很粗糙,似乎是給農民工作累了的時候休息用的,看到一桌有著釉黑皮膚的壯漢,穿著則是以簡單的粗布構成,應該是農民吧。 在靠近的座位坐了下來,三個人各點了一杯麥酒,這裡的麥酒似乎比較便宜一點「這位大叔,可以問你們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情?』 蘭斯洛特拿起了酒杯表示友好「最近農田有沒有看到疑似蝙蝠的生物呢?」 壯漢一口就把麥酒喝光 『蝙蝠?傍晚靠近樹林的地方才會看到吧,農田到是沒有什麼蝙蝠』 「我是想說有沒有農作物被蝙蝠啃咬的痕跡呢?」 農夫愣了一下『蝙蝠?蝙蝠怎麼會啃農作物呢?偷吃農作物的都是該死的小鳥吧』 李補了一句說「我門在找尋一隻寵物,請問一下有看過一隻棕灰色的小型蝙蝠嗎?」 『怎麼會看過呢?蝙蝠都很少見了』爽朗的笑了幾聲 『如果說你們要進去農田的話,我勸你們作罷,最近這裡晚上都會有山怪出沒呢…』 「什麼樣子的山怪阿?」 『只會出現在無光的黑夜,而且會襲擊人,胸口心臟得地方會發出暗紅色的微光,不過只要是民宅或是有光線的地方就很安全,似乎都是襲擊在深夜裡落單的人,所以我勸你們還是不要過去會比較好』 三個人互看了一下「恩…謝謝你的情報」,走出了酒店 「還要找嗎?」蘭斯洛特看了看黑到看不清邊際的麥田 「還是簡單找一下好了,謹慎一點」 黑夜的農田,只有風吹麥田的聲音、蟲叫聲等等似乎感覺不出其他的生物 「等等…」 李這時動作僵了一下 「遠方好像有動靜…」 大家的注意開始往李所說的方向望過去,農田漆黑的遠方,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遊蕩著,定神一看 「我好像看到紅紅的微光……」 洛森這時有點緊張了「怎麼辦?跟上去?還是先作罷」 李壓低了聲音「我個人建議先回去吧…現在我們情報太少,而且也不保證跟我們的任務有關?」 一夥人點點頭,小心翼翼的離開了農田,回到城市裡面。 「也該找個地方歇腳吧」這時蘭斯洛特說 「我知道一個不花錢歇腳的好地方」。 夜晚的教堂看不清楚整體的莊嚴,不過依稀可以從輪廓發現這是一棟非常雄偉的建築,這裡的教堂供奉的是旅人的守護神,因此教堂的大廳自然就是開放給所有旅人逗留的地方,教堂內光線昏暗,大約每十到十五公尺有一盞燈火照明著,門前大廳的地板上有一個巨大絢麗的羅盤狀的彩色投影,是從教堂前廳屋頂的那片彩繪玻璃投影下來的,如果是滿月的話這個投影一定很美,圍繞著投影的紋路,有人禱告著,有人直接躺著睡覺,有人盯著昏暗的投影看得入神,大家都是一臉疲倦,似乎都是遊經此地的旅人 一行人找尋一個比較空曠的角落,結束這疲累的一天。
蘭斯洛特日誌 8年了 自從開始尋找"他們"開始,我沒有一天不恨他們,那些讓我家破人亡的混帳。 但是我卻又回到了這裡,回到了仇恨的中心,以爾索拉.....。 這座城市,似乎變得不是我所認識的城市了,只有那教堂讓我依稀記得我曾在這裡住過,而這裡的居留證也早被我丟棄...,當警衛問到我居留證時,我甚至還不記得....,看來我是想把這座城給遺忘掉的樣子,但是我沒辦法,這裡有太多不可忘懷的過去,但我最後卻得捨棄他們....。 看來今天又是個感傷的日子.... 但有哪一天不是呢? 不過我不想放棄任何的機會,所以我決定先在這城市居住下來,就在我前往冒險者公會時,遇到了一群詭異的傢伙,看似來者不善的傢伙,我雖然想觀察他們一下,不過卻被發現了,算了,這世界上的人都不值得別人相信,我決定警戒他們,不過令人慶幸的是,他們都不聰明,看起來吧,在我持續觀察下,這些算是新手的冒險者連張地圖都不買,我真想看看他們要怎麼再這座大城中找到任何一家旅館或販賣雜貨的地方,尤其是那賊頭賊腦的半身人,不過他似乎有一雙精靈的耳朵,我猜他其實是精靈與半身人的混種吧,至於剩下的人,除了那個跟我四目相交的冒險者,剩下的我都沒印象了..... 唯一我比較記得的大概是公會櫃檯小姐了吧,他們似乎是姊妹的樣子,但是我現在實在沒有那種心情了,復仇是我現在唯一得做的事,剩下的都不重要了,這樣的想法是一直支持著我找尋那幫傢伙的動力,但是....8年了,我連一個頭緒都沒有,現在的我只好以這裡為出發點,再一次的尋找他們了,我決定先搞定我在這裡的居留權,其實,我沒想到要再以爾索拉居留是一件那麼麻煩的事,而且還跟冒險者公會有關連,在櫃檯跟我說要我解下五個任務,並且完成拿到委託人的證明之後,才有居留的可能,這讓我感覺到不是城市的地方似乎比較親切,我先找了一個我小時後常做的事,找尋動物,但是我去再找尋委託人時吃了閉門羹,對方似乎不在,這真是讓我非常的懊惱啊,也罷,那我去見見薩得拉伯父好了,希望他可以再這裡提供我一些情報,但是伯父似乎不是住在這區,所以可能要拿到居留證才有辦法見到吧......... 我想見你......茵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