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Mo's Studio

關於部落格

販售會 - CWT25報名中

Mother本企劃

04/19 - TRPG第三話更新

04/12 - TRPG第二話更新
  • 283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TRPG]索拉米德亞-消失的龍之王城VOL.003 [ 追跡 ]

DM: 小毛 玩家: Kinn-蘭斯洛特.羅倫 1K-李 順生 FRED-希瓦.巴爾蒙 熊寶-洛森.卓佩恩(休息) 石膏-鶴士提燈 第三章:追跡 時間:亞元872年4月5日星期四(春霖季)天氣陰天 『他的狀況不太好,有點發燒,似乎是淋太多雨了』神父說著『我會好好照顧他的,應該睡一覺會比較好一點』 「這樣阿,那就麻煩您了」希瓦說著,想著昨天的失誤會不會也是這個原因造成的,嘆了一口氣 「我們先去找列拉吧,順便問小狗失蹤的時候是否有看見閃光,而且…」蘭斯洛特說著「我覺得那個工讀生有事情瞞著我們」 Take 3 藥店門口正剛好開始營業,一行人走進了藥店,可納依舊若有所思的瞥視著這三個人 「列拉先生,我們有些問題想問一下,請問您的愛犬失蹤的時候,您有看見任何不自然的現象嗎,比如說巨響或是閃光?」希瓦問著列拉 列拉想著想著,說著 『我到晚上的視力會變的很差,沒有注意到太多的變化呢,好像有,又很微妙呢…』 「我們懷疑你的愛犬被號稱山怪的一群人給帶走了,目前我們還不知道真相,只能從調查對方的來源著手,因此我們打算進入森林內部」 『這樣阿…』列拉很擔心的聽著 此時蘭斯洛特往可納的方向走去「你有話想對我們說嗎?直接說吧」 『…』可納看著蘭斯洛特許久,他的表情相當清秀,若有所思的眼神看著藍斯洛特 『你們要進去森林嗎?我只是想給你們一點協助…』 「什麼協助?」蘭斯洛特顯得有點咄咄逼人,不過面對如此的蘭斯洛特,可納反而沒有感覺到畏懼,從口袋中拿出一罐紫色的藥水 『這個給你,它會在你危險的時候協助你』蘭斯洛特拿起了藥水 「這是什麼?」蘭斯洛特端詳了一下 『在危急的時候往地上丟,記得不要在下風處』蘭斯洛特偷偷拔起了頻蓋聞了一下,強烈的刺鼻味讓蘭斯洛特有點受不了…趕緊將蓋子蓋上,放進暗袋裡。轉頭過去「列拉先生,我想問您一些東西」蘭斯洛特從包包裡拿出了一點藥草,跟列拉詢問一些事,買了一些藥用油 「你什麼時候拔的藥草…?」 「昨天在田邊一整晚的時間拔的」 「去準備一些火把吧」李說著,希瓦也應和說「我也想買些燃油」,路上有些街邊攤販,買齊了需要的東西,準備進森林 森林入口處立著一張牌子,山怪出沒注意,地上充滿了各種腳印,不過進到森林裡面卻沒有明顯的道路,只有被腳步踏平的獸道,樹林非常的茂密,就算是白天也顯得有點陰暗 「我們埋伏在這裡吧,如果山怪出現就試著跟蹤看看」希瓦帥氣的攀上一棵大樹,不過沒有將自己隱藏的很好,蘭斯洛特試著躲在旁邊的矮樹叢裡,而李則沒有刻意隱藏自己,注意環境狀況 突然希瓦發現森林入口有點動靜,示意蘭斯洛特與李注意一下,好像有人在入口處徘徊,李與蘭斯洛特馬上跑了過去,到達入口時已經沒有人了,發現遠方有個人影「好像是那個工讀生」李繼續追了過去「我就覺得他有問題…」 李不花多少工夫追上了可納,架住了他「你到底想幹什麼?」可納臉色沒有多少畏懼,面無表情的說『我有東西要給你們其中一個人』 「拿出來吧」 『不能給你,我必須親手交給那個人』 「誰?」 『那個黑髮藍眼的…』可納指著蘭斯洛特 「好…我把你帶過去,你可不要搞什麼花樣」李將可納架到蘭斯洛特的位置,蘭斯洛特馬上抽出刀子架在可納的脖子上,可納依舊無所畏懼,看著蘭斯洛特的臉,從腰間拿出了一封信 『你看了這封信,就知道了…不過必須要在我離開後,才可以打開…』蘭斯洛特拿了信,收起了刀子,可納頭也不回的朝著市區奔跑著 蘭斯洛特看著漸漸遠去的可納,順手開了信一小截,撇了一眼,似乎只看到幾個字 「…」 「是什麼?」 「不關你的事,回去埋伏吧…」 天色越來越暗,埋伏在此地的三個人氣氛也越來越凝重,突然森林深處開始有了騷動,希瓦從樹上的觀察,似乎森林遠方有一點橘紅色的光芒 「遠方有動靜,走吧!」三個人謹慎的拿起了武器,往森林深處前進,越過越來越模糊的獸道,終於走到了山腳「根據地圖,這裡開始就是山脈了,上去應該會到達河道的山谷」蘭斯洛特拿起地圖比照一下,此時森林的騷動開始減緩了,遠方的橘紅色光芒似乎也失去了跡象「繼續上去吧」一行人繼續沿著模糊的獸道前進,在山腰處看見了一個鑲在樹幹中的建築物,腳步的痕跡就只到這裡了 這個建築物以石灰建成,只有沒有門板的門以及沒有窗框的窗,鑲在巨大的樹根中間,如果是從上方觀測根本無法發現這個建築物,新月的夜晚太陰暗導致無法清楚看見內部 「看樣子裡面沒有生物的聲音」蘭斯洛特聽了一下附近,感覺這棟建築物裡面應該是淨空了 「保障一下…」 希瓦將燃油傾倒在門口的地方,李拿出了火把,從窗戶翻了進去,發現直接坐在桌子上面,室內被火把一照整個通明起來,這個房間只有幾個空蕩蕩的木櫃與書桌,還有散落的幾張紙,希瓦將紙張全部撿了起來,發現這些紙張上面標著許多動物的特徵,並且後面有許多圈叉三角勾勾,感覺應該是對應什麼條件,希瓦將紙片收了起來,李試著將房間內側的一扇門撬開,門緩緩的推開,李一步就嘆頭進去觀望,發現是一條往地下室的樓梯,李鼓起勇氣往下走,希瓦以防有機關,折下一塊木條架住門,避免被反鎖,距離李一段距離跟下去,而蘭斯洛特殿後 地下室異常的寒冷,四處放滿了各種大小的鐵籠,鐵龍中有各種動物的骨骸 「阿…看起來那些動物凶多吉少…」希瓦說著 「找找看有沒有長的像狗的,或是蝙蝠的…」蘭斯洛在最後面跟著 「有蝙蝠的…先收起來吧」希瓦拿起一個嬌小的蝙蝠骨骸收了起來 「你們看看這個」李將火把移向尾端的牆上,牆上有一面相當大而且複雜的魔法圖樣 「等一下,保持這個動作,我抄下來」希瓦拿出了羊皮紙跟筆,試著將強上的魔法圖樣抄下來 「奇怪…這個圖樣顏色怎麼越來越深了…李剛拿火把照的時候應該是紅色的,現在卻越來越黑了…」蘭斯洛特有點不好的預感 突然魔法陣的中間有東西流了出來 「那是什麼!?」希瓦叫了一聲,感覺好像是很多細細小小的東西從魔法圖樣的中心點流了出來 「是蟲!很多像螞蟻一樣的蟲!!」李大聲叫了出來,並且開始後退 那些蟲迅速的朝李逼近,所有經過的骨骸完全的一點不剩的被啃食殆盡,卻迴避掉金屬的部分 「!?」一看到這些蟲驚人的侵蝕力,三個人氣急敗壞的衝了出去,在李離開了門的那一瞬間,希瓦跟蘭斯洛特一時間將往地下室的門用力關上,木頭製的門馬上就發出尖銳的啃咬聲 「那個撐不久!快走!」 所有人朝著屋外走去,李順手用火把點燃希瓦澆在門口的燃油,沒多久的時間木門就被蟲啃食殆盡了,雖然火確實嚇阻了蟲的前進,不過蟲卻從窗戶追了出來 「靠!快跑啊!往山上的方向!」三個人死命的往山上跑,蘭斯洛特不知為什似乎顯得有點力不從心 希瓦眼看蟲快要咬到蘭斯洛特的時候,將燃油丟了出去,砸碎再蟲的面前,蘭斯洛特發現燃油不但不會驅趕這些蟲,反而會吸引這些蟲而讓他們分心,難道不是燃燒而是… 「臭味!對了!」蘭斯洛特拿起可納給的紫色藥水「賭賭看了!」 打碎在蟲堆之中,藥水散發出紫紅色的霧氣,並且有相當強烈的臭味,很奇怪的所有蟲全部都被這臭味所吸引,並且集中在藥水的地方,這些蟲就漸漸的灰飛煙滅,有如灰塵一般化掉了 「…」蘭斯洛特看著這個情景「可納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知道我們會遭遇這種事情…難道他是敵人…」 「好強…這是什麼東西」希瓦看著這個場景,有點愣住,眼前所有的植物,幾乎都被蟲所吃光了 「再往上走吧,好像已經到峽谷了」三個人再往上走一陣子,看見在狹谷的邊邊釘著一跟木樁,上面綁著一條相當粗的麻繩 一行人靠著懸崖往下看,這個峽谷感覺有點寬,粗粗的麻繩直達漆黑的峽谷,底下傳來轟轟的水流聲感覺有點可怕 定眼一瞧發現繩索上好像閃著一點微弱的紅光,三個人奮力將繩索收了上來 「這紅色的東西看起來像是顏料…一點氣味都沒有」蘭斯洛特觀察著那些紅色的痕跡 「搞不好可以給列拉化驗看看」希瓦拿起匕首從繩索上刮下了一點發出微弱紅光的材質,以及發現了些微黑色的布料 「布料阿,洛森那傢伙不知道狀況怎麼樣…」希瓦拿起繩索端詳了一下 「這麼粗的繩索,應該要訂作才做的出來吧…」希瓦砍下一截繩索收了起來 「下去看看吧…」李決定下去一探究竟,將繩索放了下去,李抓著繩索降到最底下,發現底下似乎有個洞 「裡面有什麼?」 李聽到頭上傳來說話的聲音,沒想到希瓦也下來了,不過希瓦的位置無法看到洞的內部 「太黑了,看不清楚」 「近的去嗎?」 「不敢保證」 下面的水流看起來似乎有點湍急,不知道有沒有危險 「有繩索的話應該就可以過去看看了…天亮的時候再來看看吧」兩個人回到了懸崖上。 希瓦與李四處找尋藤蔓與樹皮嘗試自製一條繩索,而蘭斯洛特也在四處走動,似乎在找尋著什麼,等待天亮,決定小睡片刻。 時間:亞元872年4月6日星期五(春霖季)天氣晴天 伴隨著天色漸漸的明亮,太陽在東方升起,照到蘭斯洛特的臉 「姆…天亮了啊?…」抓了抓頭,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遭遇,還是有不少疑問,看著正在睡覺的希瓦,蘭斯洛特突然想起可納給的信,從懷中拿了出來 「或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什麼身分」 以清晨的陽光,看著這封信件,沒想到第一句話,就讓蘭斯洛特的內心有如被重擊一般 給 親愛的 蘭斯洛特: 對不起,我不能跟你相認,其實我是茵可.蒙耶塔,這封信我是代表我自己、你的母親娜莉.羅倫、以及你的好友克羅米拉.艾德,三個人對你的思念,以及說明當時的真相,我必須以可納的身分喬裝成男人,才有辦法在這個城市生存下去,當你在讀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了德拉市,用另一個身分繼續過著喬裝的生活。 你們兩個各自擁有了一把家族流傳的寶刀,你與克羅米拉在那一夜用盡全力想保護娜莉媽媽,但是當時的狀況實在無法帶著娜莉媽媽逃出來,因此克羅米拉以奉獻自己部分的生命,讓娜莉媽媽處於假死的狀態,躲開敵人的攻擊,並且帶著我與娜莉媽媽逃了出來,一直躲在我們家,但是克羅米拉因此跟艾德家斷絕了關係,千萬不要恨克羅米拉,我們全部都是真相下的犧牲者。 三年前我因為發生一些事情,無法以茵可的身分生活下去,娜莉媽媽的身分也快隱瞞不下去了,我們三個更改了姓名來到了德拉市,克羅米拉一直四處的在找你,在各國間遊走著,而我則被各界通緝著,成為可納,再列拉先生那裡工作,我們一直在等你,娜莉媽媽一直到去年病逝,一直在等你,希望你還活著,我終於等到你了…雖然娜莉媽媽已經過世,不過我們依舊都懷抱著希望。 最後,請不要來找尋我,找尋我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可能會害了你。 茵可.蒙耶塔 「…」 蘭斯洛特對這封信感到震驚,久久不能言語 (可惡…怎麼剛拿到的時候不把整封信打開來仔細看呢…可惡…) (不過…到底是誰…在通緝茵可…讓茵可必須一直喬裝生活…) 「唔…你起來啦…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希瓦揉揉眼睛「李呢?」希瓦慵懶的伸伸懶腰,四處瞻望著 「不會跑走了吧…」蘭斯洛特將信收了起來,保持鎮定 「應該不會下去了吧…」希瓦說著 蘭斯洛特靠著懸崖往下看著,太陽照進了峽谷,顯得明亮多了,河谷上有船來來往往的,似乎是使用度非常高的渠道。 「…」蘭斯洛特好像聽到了什麼… 「安靜一點,我好像聽到什麼」蘭斯洛特從河谷的回音之中,好像聽到人的叫聲 「那個聲音聽起來…有點像是李…」 「不會吧…難道是睡相不好摔了下去…」希瓦抓起了自製的繩子,綁在自己的腰上,沿著繩索開始往下爬,爬到昨天晚上的洞口,看見李全身濕透的蹲坐在洞裡面,旁邊有跟木樁,綁著一根繩子 「你幹嘛阿…」希瓦看著李 「沒有…趁你們還在睡的時候下來看看」李顯得有點累… 希瓦看了看洞穴的範圍,距離繩索都有一段距離 「你怎麼過去的…」 「先帶我上去再說吧…」 希瓦將手製繩索投了出來,不過距離還不夠,必須要裡先跳進水裡拉住繩子才行 李看著繩索縱身一跳,水流沒有想像中的急,一把抓住希瓦投出的繩索 「喝!」希瓦一手拉起繩索,開始往上爬,緊抓著繩索,讓李往上爬到粗繩索的地方 回到了懸崖上,蘭斯洛特將兩個人拉了上來 「你怎麼下去的?…」 「痾…我游過去的…先別提這個,下面有一跟木樁,上面有綁一根繩子,被利器砍斷」李氣喘噓噓的說著,似乎有點累 「我剛下去看,空間蠻大的,是一個半圓形的洞,沒有地板,應該可以放艘不小的木船吧」希瓦說著 「看樣子那些人利用河道離開了…」蘭斯洛特說著 「這個河道的方向,據說是往耶爾的方向」李一邊擰乾身上的水一邊說著 「你還真清楚呢,剛剛你到底在下面幹什麼阿」蘭斯洛特問著 「沒什麼阿…就看看情報跟等你們…」李繼續擰著身上的水 「先回去將情報跟列拉先生說一下吧」希瓦說著 「恩」 往回走的路上,走到昨天被小蟲追逐的地方,所有動植物、樹木全被啃食殆盡,連骨頭都沒留下來,原本非常茂密的樹林、突然開出了一條空蕩蕩的路 紫色藥水的瓶子碎片在地上,那刺鼻的氣味彷彿還遊蕩在空氣之中 (…為什麼茵可會知道我們會遭遇這件事…)蘭斯洛特不斷的試圖整頓混亂的思緒,腦中充滿了各種疑問 「好恐怖的蟲,從來沒看過這麼驚人的侵蝕速度」希瓦說著 回到了昨天晚上調查過小屋,攀爬在小屋上的大樹已經少了一半,小屋內部所有木製家具已經被啃食殆盡了,包括往地下室的門 「應該沒有蟲了吧…」李提心吊膽的往下走「不知道還有剩下什麼…」 地下室還是相當的陰暗,李抓著火把往內照,這次李不敢靠牆太近了… 「那個紋樣不見了呢…」希瓦拿出昨天的紙,原本打算將圖畫完,牆上一點痕跡都沒剩,看看手上的圖,只有畫到一點點特徵而已「不知道這樣夠不夠…」 蘭斯洛特看著那些鐵籠,挑一個最小的放進包包裡面,四處看一看,似乎什麼都沒剩下了,想到茵可 (不知道列拉知道些什麼) 「先回去吧」 一行人往回走的路上,在昨天埋伏的大樹下,趴著一個少女,他一頭金色的長髮,帶著樹葉製成的頭冠,身穿淺色牧師袍 「那是什麼?」希瓦看見,便走了過去,將少女扶起來 「我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李不知為何感覺到一陣惡寒,也過去協助扶起了少女,不過手的位置有點微妙 少女迷迷糊糊的清醒了… 「小姐,妳叫什麼名字,怎麼會在這裡?」 少女揉了揉額頭,開口了 「我怎麼會在這裡!?你們速隨!?」 「…」 「…」 「…」 這一句話讓空氣凍僵了… 「妳在這裡暈倒了,妳叫什麼名字」希瓦回過神 「我叫什麼名字阿…恩…痾…」少女搖頭晃腦的四處觀望著 「看樣子她失去記憶了…」蘭斯洛特說著 「是阿她失去記憶了…」李回應著 「…你老爸叫什麼名字」希瓦繼續問 「你問我爸幹什麼!?我爸?…嘎?…」少女繼續搖頭晃腦著 「看樣子很嚴重呢…」蘭斯洛特說著 「是阿很嚴重呢…」李回應著 「啊!我叫…我叫那個…好像叫…鶴士…鶴士提燈啦…」少女很興奮的說著 「…」希瓦站了起來,眼神飄向了遠方「那自己小心一點喔…我們還有急事…先走了…」 「他逃避了」蘭斯洛特說著 「是阿我也想逃避」李回應著,手裡拿著一個不知到哪裡來的金幣 小聲說「嘖…窮鬼…」 三個人將鶴士提燈留在原地,以微妙的速度往回走,鶴士提燈左顧右盼之後,偷偷跟了上去 「她跟上來了…」 「是阿她跟上來了…」 「怎麼辦…」 「裝作沒看到吧…」 剛過了午餐時間,列拉坐在店裡細心的整理著藥草 「老先生!我們有些消息了」突然從門口傳出的聲音反而嚇到了列拉 「我們懷疑您的愛犬已經被擄走了,並且似乎是往耶爾的方向過去了」希瓦說著 『耶爾!?為什麼呢?』列拉張大了雙眼看著希瓦 「我們從看起來很有可能是敵方所暫時聚集的地方,找到了一些情報,覺得他們很有可能是基於某種目地四處找尋與眾不同的動物,而且我們懷疑跟讓農民失蹤的山怪有很大的關聯性。」 『這樣啊?』列拉抓抓自己的下巴想著 此時希瓦正打算將剛剛所收集到的紙張從背包裡拿了出來,不過似乎查覺到了什麼,又將紙張收了進去。 「所以我們希望可以盡快前往耶爾市,一旦拖太久可能凶多吉少,請協助我們申辦身分證明。」希瓦眼神明顯的有點改變 『身分證明阿,那是不會有問題的我可以幫你們簽,不過還需要兩個喔?』 「沒關係的!我們自己會盡快搞定!」希瓦突然顯得相當的積極 「老先生!可納不在嗎?」蘭斯洛特四處瞻望著,想找尋有關可納的痕跡 『可納已經離開了,也沒跟我說要去哪裡,嘆…身邊的人都離我而去了…』 「他有沒有留下什麼東西呢?」 『沒有呢,他本來東西就不多,三年前他來到我的店說,他懂一些藥草,希望可以協助我,並且賺一點錢照顧自己的母親,一直到一年前他的母親過世,我就想他可能會離開了…嘆…真的是個很孝順的孩子阿,我還一直跟他說繼續留著吧,我可以照顧他的生活的…』 「這樣阿…」蘭斯洛特低著頭沉思著 (這傢伙什麼時候開始對男人有興趣了…)李在一旁想著… 「老先生,你可以看一下這個嗎?」希瓦拿出了從繩索上刮下來的的顏料 『這是….?』列拉戴起老花眼鏡,仔細端詳著 「我們剛剛收擊的情報,我們覺得這個很有可能是擄走您的愛犬的娜些人所留下來的痕跡,很有可能會讓我們找出更明確的位置」 『這樣阿…不過這感覺不太像是藥水,像是某種結晶的粉末做成的顏料,應該是煉金術的產品,可能要去找練金術師鑑定一下了』 「練金術嗎?」 『對了…門口那個小女生是跟著你們的嗎?』列拉看著門口,鶴士提燈在那偷偷看著 希瓦想了想「老先生,你現在不是缺人手嗎?那個女的是可以過來協助你的喔!」 『這樣子阿,看起來好像有點傻傻的…』 「不會的!你要做什麼都可以!」李揮揮手說著 「!」鶴士提燈在門口聽到 (這些人到底在幹什麼…怎麼會發現我躲在這…) 『她有藥草的知識嗎?』 「痾!」其他三個人頓了一下… (她連自己老爸都不記得了…) 一群人離開了藥店在雕像旁的咖啡廳聚集著 「我提議去一下冒險者公會,他們煉金技術這麼發達,應該也有練金術師才對」蘭斯洛特說著,其他人也點點頭同意 鶴士提燈也在不遠處偷偷瞻望著 一行人來到了冒險者公會,櫃檯小姐只有一個,看樣子三姊妹似乎會看人潮狀況自行換班 「小姐,請問冒險者公會有沒有人可以鑑定練金術的道具」希瓦問著 『很抱歉,研發部門並不在這哩,因此這一間分會並沒有練金術師,如果想找練金術師可以在這個城市的練金術商店尋找』 「有推薦的比較有名的練金術師嗎?」 『推薦的話…教堂旁邊的練金術商店的店長法羅亞先生應該可以符合您的要求喔』櫃檯小姐對著地圖指出法羅亞的商店位置 李突然想到,說著「對了,櫃檯小姐可以幫我們簽身分認可嗎?」 『很抱歉,冒險者公會成員是不能幫忙簽可的,因為冒險者公會本身就已經具有大部分的申請責任,居民認可是限制在一般居民,很抱歉』 「這樣阿…」 蘭斯洛特往後頭望了望「對了…門口那個人妳見過嗎?她應該也是冒險者吧,我們在森林發現她,她好像怪怪的,失去記憶了吧」 小姐看了看『恩…好像前一陣子有出現在這裡呢…』 「那太好了!這個人就交給你們吧!」希瓦高興的說著 『痾!?很抱歉我們分會只有提供任務安排跟身分認證的業務,無法給予冒險者照顧呢…』櫃檯小姐感覺到相當的困擾… 「嘖…」 「走吧,去找練金術師」 蘭斯洛特走到門口「出來啦!躲的這麼爛…」 鶴士提燈從牆角嘆出頭來 蘭斯洛特說「你想要一起行動對吧…走吧…」 希瓦「你再打什麼主意…」 李盯著鶴士提燈,不知道在想什麼… 蘭斯洛特帶著大家,先走到教堂「進去吧…」 希瓦看著教堂「原來如此…」 蘭斯洛特一進去就揮揮手,跟神父說了幾句話 神父說『沒問題的,我們會幫忙照顧的!』 鶴士提燈「你們幹了什麼!這些倫好可怕!!」 蘭斯洛特手抱著胸前說「你不是牧師嘛!這裡你應該會過得很舒服吧」 希瓦對神父說「要看好喔!千萬不要讓她出來,外面太危險了」 『我們會看好她的』這石神父伸出了手摸著鶴士提燈的頭,嘴吧喃喃有詞的念著 「你在幹什麼?!媽嘛!這個倫好奇怪!」 『放心吧,我再試著幫你解開記憶』此時鶴士提燈的頭發出了一點點的光芒 「嘎阿啊!這是幹嘛?!」 『這個有點麻煩,她不是因為自然因素失億的,她腦中有魔法力量,似乎是外來因素造成的,我們會盡量幫忙的…』此時神父囑咐修士將鶴士提燈帶去魔法治療室「你們幹什麼啦!我也是牧師耶~怎麼可以這樣對偶!這裡好恐怖啊!!媽媽!!~~~」 『有進展我通知你們的』神父說著 「沒關係,就放你們這吧…」 練金術師的店就在教堂的旁邊,整個是用棕色木頭與白灰石所砌成,有種復古的味道,架上擺滿了各種藥水、結晶與材料,還有一些具有特殊機關的道具,店中只坐著一個中年男子,他應該就是法羅亞了 「法羅亞先生嗎?」蘭斯洛特上前打了一聲招呼 『你們好!買東西嗎?』 「不是的,我們是來跟您詢問幾個應該是鍊金術生產的材質與物品」 『這樣啊?有哪些?』法羅亞推起眼鏡,收起桌上的書 希瓦拿出了紅色的顏料碎片,放置在桌上 『這是…從哪裡弄到的?』法羅亞開始仔細的檢查 「我們在追尋山怪的任務中,發現這個顏料可能有很大的關連性」 『山怪阿…』法羅亞推了推眼鏡 「還有…」希瓦拿出了之前在地下室所畫的魔法圖樣,雖然只有畫到一點點輪廓 「這張圖你看的出來是什麼嗎?」 『感覺好像不完整,不過好像是根據某種條件會產生出某種生物的感覺,比較像是陷阱吧?你們在哪弄到的?』 「山怪的調查過程中發現的」 『這種東西感覺像是攻擊性的東西呢,正確來說煉金術師公會有明文規定是不允許開發攻擊性煉金術的』 「這樣阿…我們還找到了這種東西,你也順便看看吧」希瓦拿出了鐵籠子 『這個看起來挺一般的…』法羅亞翻動了一下籠子,臉色突然大變 籠子的底部有一個相當複雜的紋樣 『這個東西…我不能告訴你們…』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了吵雜聲 神父從門口走了進來 『法羅亞先生,可以請你幫個忙嗎,這個孩子好像因為外在因素失去了記憶?阿,原來你們也在這裡阿?』 這時門口進來了兩個修士架著鶴士提燈,鶴士提燈持續著叫囂著 「好可怕啊!你們這些變態!無緣無故把我架進一間密室後被一大堆奇怪的牧師念咒文!太可怕了!你們這些神職人員竟然還跟煉金術這種邪道串通!?根本就是邪教啊!!!」 蘭斯洛特、李、希瓦三個人搖搖頭 「看樣子沒救了…」 神父對著法羅亞說『好像是鍊金術造成的…而且好像很想跟這些人一起行動…』 『這樣可能對他來說比較好吧…』法羅亞說 「我有不好的預感」李說著,其他兩個人「同感…」 『還有…』神父對法羅亞小聲的說了一些話,之後轉身離開,離開時對著希瓦說了些話 『可能先麻煩你們照顧一下,我們還在找尋解決的方法,對了,你的另一個朋友還在我們那喔,情況好轉不少,應該明後天就可以下床走動了』 「果然!」李露出相當厭惡的表情 「我都忘了洛森了…」希瓦抓了抓頭 「這下麻煩了…」蘭斯洛特嘆了一口氣 『你們的東西我明天應該就可以化驗出來了,明天再來找我吧』 「恩,謝謝」 離開了煉金術師的店,天空呈現有點棕黃色,似乎已經快傍晚了 希瓦想起了繩索跟黑色的布料 「我還有些事情想調查一下,你們呢?」 蘭斯洛特說著「我也有私人的事情想調查一下」 李看著鶴士提燈,鶴士提燈全身冒出了冷汗 「那先各自行動吧,晚上也是回這睡吧」 「嗯!」李說著,手搭在鶴士提燈的肩膀上 在希瓦離開後,馬上拿起包包裡面,從山怪屋子所收集的紙,一開始沒有仔細看到內容,剛剛不小心瞅到的一個名詞 「這是什麼意思!?」 紅髮女子-----------------------------○○○○○ 教堂裡面 『墓園嗎?就在教堂的後面,要過河喔』 「謝謝」 蘭斯洛特心想著(如果媽媽是在這裡過世的,應該會有線索吧…墳墓之類的…) 向修士詢問了一下墓園的位置,一個個尋找墓碑上所刻的名字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去,墓園顯得異常的孤寂,光線越來越薄弱的環境下,蘭斯洛特找尋的也越來越困難 「對了…如果茵可都隱姓埋名,那媽媽可能也不是叫原本的名字了…」 蘭斯洛特倚在墓園裡的大樹下 (茵可為何要躲躲藏藏的,為什麼不願意在我面前現出真面目) (八年前我媽媽還沒有死?一直到一年前才過世?) (克羅米拉並不是殺害媽媽,而是在救媽媽?) (這之間到底有什麼關聯….) 「我…應該相信誰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